3月6日,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周洪宇接受采访时表示:这次向两会提出修改《教师法》的提案,《教师法》要明确写清楚教师具有教育惩戒权。社会上,往往因为教师教育学生引起学生、家长的不理解,以至于让教师出现不愿管、不想管的现象。在周洪宇看来,目前对于教育惩戒权没有一致的看法。周洪宇认为,教育惩戒权属于公权范围。教育惩戒权有其特定的含义,不含体罚、打骂、辱骂,对其理解要准确。(3月7日中国教育在线)

  教育惩戒权属于公权范围,周代表的意见比较鲜见、大胆。那么如何分析、把握好这个范围,非常关键。

  一段时间以来,由于独生子女的客观环境和对国外教育经验的曲解,我国教育思维从体罚教育走向“赏识教育”的极端,“只有不合格的老师,没有不合格的学生”、“好孩子是夸出来的”甚至“学生就是上帝”,“无批评教育”被抬高到极不正常的高度,丝毫不提对学生的必要惩戒,一些学生越来越骄惯,心理越来越脆弱,一句正常的批评都可能引发出走、轻生的悲剧,给老师的正常教育工作造成困扰,导致老师们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对学生的错误视而不见,教育过程中缩手缩脚,疏于职责,由此导致新的恶性循环。

  保护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对未成年人的教育,废除体罚是世界潮流,中国现代教育自然也要与时俱进,但是我们不能走向另一个极端,剥夺教师必要的惩戒权。事实上,2009年教育部发的《中小学班主任工作规定》中,专设条款,赋予班主任“有采取适当方式对学生进行批评教育的权利”,但何谓“适当方式”,何谓“批评教育”,批评教育不管用怎么办,该规定并未讲明,很多教师不敢批评、管教学生,甚至为了保护自己,对学生放任自流,弱化了教师的教育职责。

  事实上,“尊重人格,张扬个性,保护天性”等先进的教育观念与适度惩戒并不矛盾,即便是国外,违反课堂纪律和校规也要受到适当处罚而不是听之任之,正确的批评和适当的惩戒对于成长中的学生具有特殊的意义,可以使孩子们从小辨明是非,遵从规则,而不是任性妄为,目空一切。孟夫子有云,“教亦多术也”,意即教育不能使用一种方法,大教育家马卡连柯也指出:“正确地和有目的地使用惩罚是非常重要的。但是笨拙的、不合理的、机械的运用惩罚使我们的一切工作受损失。”可见没有惩戒的教育是不完整的教育。但任意扩大教师的处罚权、肆意体罚也违背了法律法规,与平等、文明的现代教育主旨背道而驰。我们要谨防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因此,开展惩戒教育很有必要,因为这本身就是教育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关键在于惩戒的范围、方式和尺度的把握,掌握得好,犯错学生受到适当惩戒警醒,其他同学从中得到教育,有利于校园风气,也利于保护老师,进而帮助孩子们健康成长;反之,把握不当,没有一个细化、详实的规定,惩戒与体罚将处于一种模糊状态,既不利于教师履行教育管理职责,也不利于维护学生的身心健康。

  需要看到,教育惩戒权既然属于公权范围,那么老师的惩戒权具体有哪些?学生、家长如何尊重老师的批评权、处分权,又该如何维护自己的权益?学生犯错,老师该如何正确行使教育惩戒权?如何防止惩戒权空置,又要如何防止部分老师将惩戒与体罚混为一谈、甚至用体罚代替教育。在师生矛盾、家校矛盾频发的当下,惩戒权切莫成为不良老师泄私愤、施暴力、打骂学生、侵害学生利益的“利刃”。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孩子正如小树一样,需要阳光雨露滋养,也需要“培土剪枝”,二者配合得当,方能健康快乐地长大,我们应当建立起以赏识教育为主,惩戒教育为辅、师生平等、以人为本的教育观念,探寻科学、有效、有的放矢的教育方式,完善相关法规,赋予教师适度的切实可行的教育惩戒权,让学生、老师、家长各方都有章可循,依规而行,并且强化师德建设及社会监督,培养出人格健全、身心健康、阳光开朗又经得起风雨的孩子,让惩戒以教育关爱出发,成为现代教育的强大支撑点,这才是教育界内外都需要认真思考、全面应对的问题。

浏览次数 :
上一篇:法律无用?白宫要求法官拒绝受理“华为禁令违      下一篇:华为要求美法院判禁止采购华为技术的禁令违宪

访客评论专区

用户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