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年3月7日,华为在美国总部所在地的得克萨斯州将白宫告上法庭,起诉对象是去年美国国会通过的“国防授权法案”中一项禁止美国行政机构使用华为和中兴的技术。华为认为该法案构成了“剥夺公权法案”的情形,即对华为“未审先判”,而美国宪法禁止美国国会通过这样的法律。

  据CNN报道,美国司法部律师要求得克萨斯州的一名法官,拒绝受理华为对白宫提起的诉讼,理由是“禁令”没有违反美国宪法。既然白宫确认封杀华为没有“违宪”,为何要出面干涉司法机构正常程序。

  早在5月27日,华为首席法务官宋柳平发表声明,华为希望美国法院能和处理以前的剥夺公权条款案一样,宣布“华为禁止”违宪。

  BBC新闻在5月30援引华盛顿大学宪法教授对此事看法,称队华为的指控是有法律依据的,这并不是一个激进指控。

  可以看出,这绝对是一个非常合理的起诉,但实施三权分立,原本不能管理司法机构的美国联邦却试图阻断华为争取合法权利的通道。

  其实类似华起诉白宫的事,从前也曾上演。来自俄罗斯的软件公司“卡巴斯基”也曾被美国以“间谍”为由封杀,随后该公司以同样理由起诉白宫。最终,美国法院判定白宫这样做是为了保护美国的电脑系统不被俄入侵,并提出该公司在美国市场份额很小没有对这家俄罗斯企业造成实质性伤害,所以只能算“预防性措施”,而不是“惩罚性”的,因此并没有违反美国宪法。

  美国法官针对法律的解释看上去永远很“合理”的,但仔细一扒,好像就是美国宪法可以随着白宫政策而改变。例如FBI是名义上的司法机构,可实际上却并不受司法部长的管理,直接听令于总统。法国法学家认为,在美国“州宪法才是美国法律本身”,联邦宪法只是被白宫任意操作的“空壳子”。而通过此次华为起诉,我们也看清了美国对待法律的本质,即有利就是合法的,没用则可以随时修改或者解释为对自己有利!

浏览次数 :
上一篇:组图:窦靖童与男士约饭侃侃而谈 喜笑颜开亲自      下一篇:厘清教育惩戒权的“公权范围”

访客评论专区

用户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