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明监管民警黎宏志,“自己就像一把“犁头”,在监管这块瘦田里,一耕就是十六年。”

  因为姓黎,他被同事亲切地称呼为“黎头”。他笑称,自己就像一把“犁头”,在监管这块瘦田里,一耕就是十六年。

  他是黎宏志,是高明看守所的一名管教民警。他管理过近百名特重大风险人员,其中不乏死囚,如同一颗颗“定时炸弹”。

  这是一个被忌讳,且充满危险的岗位,但他却总能管教并行,让“迷途者”感受亲人般的关怀,重新树立正确的价值观。

  盛夏的午后。四周被山体和高墙围蔽的看守所内,闷热是一以贯之的主题,走在室外,汗水迅速爬满额头,打湿背上的衣服。

  看守所的任务是依据国家法律对被羁押的人员实行武装警戒看守,在保障安全的同时,还要对他们进行教育、管理、保障侦查等等。

  黎宏志进入负责监仓内,检查门窗设施是否完好,人员身体状况,询问实际困难,还要找人谈话了解思想状态。

  而他主管的特重大风险人员监室,是很多人避之不及的地方。这里常常收押着死囚,这类人员因为绝望,往往会出现暴躁异常、自杀自残等极端行为。

  刚被调整到看守所参与值班没多久,黎宏志就遭遇过惊魂一刻:在押人员趁换班之际,利用包装袋实施自杀,幸得另一名值班民警机智抢救才得以救回。

  一个人想要自杀总能想到千奇百怪的办法性格乖张暴戾的人,还会拉帮结派,寻衅滋事,简直就像一颗颗不知何时引爆的“定时炸弹”。

  民警们都知道,看守所管教工作就像处在“火山口”上,从加强在押人员管理,确保监管安全,到保障诉讼程序顺利进行,再至交付执行刑罚,每一个环节都不能出差错。

  黎宏志说自己“如履薄冰”,但即便如此,这么多年来他也没有退缩,“虽然我也忌惮,可已然投身此役;既已战,我便无怨无悔。”

  “管与被管”看似矛盾,黎宏志却总能很好的驾驭。因为案子不同,有些在押人员最快3天就可能被移送,也有三五年还在等待审判结果的。

  不变的管教,流水的人。黎宏志慢慢摸索出一套教育与管理并行的管教模式。这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一碗水端平”,不冷眼,不歧视,不偏帮,积极取得在押人员的信任和尊重。

  对“牢头狱霸”、“团帮团伙”等,黎宏志毫不手软坚决打击,出头就抓,露头就打,决不让其形成气候;而对服管服法,确有悔改意愿的,则会因人施教,帮助他们树立正确的价值观。

  “不管怎样的顽固人员,身上总有可感化的特殊之处,只要找到他们内心的锁,就能化解矛盾。”黎宏志说,这些常被人看作十恶不赦之人,他们的内心也有那么一块少有人触碰到的善良、柔软、无奈,甚至渴望。

  这时候,黎宏志就会用自己的经验与耐心去开解,让他们逐步打开心扉,帮他们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让他们能真正认识到自己的犯罪事实,勇于面对,敢于担当,坦然接受法律的制裁。

  梁某来到他的监仓的时候才22岁,脸上苍白,不爱说话,没有人敢接收。他因为赌钱食“大耳窿”的数被追债,一怒之下把对方给杀害。

  这么小年纪,为什么就会走极端?黎宏志敏锐地感觉到可能与家庭教育有关,在日常谈话中,就主动与他聊家庭情况。

  梁某家里还有两个哥哥,但最年轻的也与他有17岁的差距,代沟大,从小就不和他玩;父亲对他要求苛刻,但平日里却疏于沟通,总以为孩子很乖,其实内心相当复杂。

  后来梁某沾染上赌博,还帮别人看场收数,继而开始侵吞高利贷的钱,最后越积越多,被人追数。那天讨债的人威胁他要告诉他的父亲,梁某害怕家里人知道就一气之下做了错事。

  讲到家里人对他的无视与误解,梁某哭了出来。长久以来内心的孤寂与无助也在瞬间释放了出来。

  从那以后,梁某不再自我封闭,慢慢融入到监仓中的生活,取得其他在押人员的信任。

  当时,看守所有规定,对于这类重刑犯,都要用脚镣固定在一个地方,以防危及周围。黎宏志觉得可以尝试作出改变,就向上级申请在上班时间为他解除固定。

  这一大胆的想法却意外地得到了仓友的支持。梁某写下保证书,每个人都在上面为他签名作保。最后上级也开了先河,批准了这一申请。

  临走前,梁某给很多人写了感谢信。在人生的最后一个阶段,他在看守所内感受到了亲人般的温暖。

  被监管人员林某因贩卖、制造毒品案被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羁押期间,林某时常挂念亲人,精神忧虑,黎宏志敏锐地觉察到他的想法,经常与他谈话,宽解他的焦躁。

  一日,黎宏志发现其情绪低落,还在日记里写道:假如当日我行得正,企得正,今日也不会落到与家人死生不复相见的下场。

  黎宏志与他谈话,多方劝说才道出原委。原来再过几天就是其儿子15岁的生日,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见到儿子,儿子还记不记得自己?林某内心有太多的愧疚。

  将心比心,黎宏志觉得应该帮助他。在向上级汇报情况后,生日这天,黎宏志来到林某家中,为其儿子送上了生日祝福,并叮嘱他要专心学习,孝敬家人。

  高墙内的林某看到儿子与黎宏志的合照,攥紧相片,几度哽咽,嘴里喃喃道“感谢管教,感谢管教”。

  2016年上旬,林某以书面文字正式向法院申请死刑执行前会见家属,黎宏志主动协助,最后被法院受理。

  被执行死刑那天,隔着防护栏,林某最后一次看到了他的家人。走出会见室,他向黎宏志及一众管教民警深鞠一躬,双手合十,说“谢谢管教,来生我一定做一个守法的人”

  看守所虽然不是侦查单位,却因为在押人员千丝万缕的关系,常常能够挖出不少有价值的破案线索。

  十多年前,华仔从初中开始就误入歧途,吸食毒品,后来还发展到带毒贩毒,早先每过半年就要进一次看守所。在他再度进仓的时候,高明辖区内发生了一起开枪杀人的大案,凶手欧某有恶势力嫌疑,逃窜之后一直没有线索。

  在日常谈话聊天中,华仔偶然透露有欧某的蛛丝马迹,黎宏志即刻通知刑警大队;但当刑警大队来问询的时候,华仔却因为害怕出去后被害,矢口否认。

  最后,还是依靠黎宏志的苦口婆心,打消了华仔的顾虑,愿意协助警方开展侦查工作。

  在抓捕的时候,欧某来不及回住所拿枪就被警方控制。这起当时轰动一时的大案要案旋即告破。

  距离最后一次进仓已有两年多时间,华仔与黎宏志一直保持着联系,逢年过节互相问候,工作生活不顺心也会找“管教”聊聊,有时候华仔还半开玩笑地说,“管教,我保证以后不在监所里让你遇到。”

  看守所的工作有压力,也有诱惑。几乎每个看守所的民警都会遇到过在押人员亲属“托人情”,希望管教给予“关照”的情况。

  有的人可能就经受不住诱惑,当成“人之常情”而行差踏错。黎宏志则坦言,“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软;本来我也不缺钱,对钱也一直看得不是很重。”

  相反被管教人员如果实在有困难的,他还会自掏腰包帮他解决难题。早期管教戒毒人员的时候,就常常有向他求助的。

  黎宏志说,这些人因为吸食毒品,往往自身都比较落魄,出去后也没有正当工作,因为信任就会向他求助,能帮的黎宏志都会尽量帮,“一两百块钱都不是什么事,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段缘分的”。

  2016年底,黎宏志看管过一个来自四川的年轻小伙,他因为涉世不深,被人带进了传销组织,后来这个非法组织被高明警方打掉后,他也就随着被关押进来。

  黎宏志看他人很老实,也有高中文化,就让他在关押期间帮忙做一些记录工作,彼此建立了一定的情感。

  在释放之前,四川小伙因为在本地没有亲人,就向黎宏志开口借几百元做回家路费。黎宏志答应了,一次性在他的监押账户内存进了800元,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从那之后,四川小伙一直对他心存感激,每次工作家庭上有何进步都会告知。今年过年,俩人还进行了视频通话。

  手机那头,老母亲盘着头,一副少数民族服装打扮,双手合十不断作揖,用不大灵光的普通话反复说着一个词,“好人啊,好人啊!”

  这些年来,作为管教的黎宏志反而交了不少朋友,逢年过节会互致问候,开心不开心都会和他分享。有的从外地回来,还会等他值完班专程请他喝茶。

  工作之余,黎宏志还在默默地做着一件事,他将这些年来经历的案件记录下,写成了一个故事。去年,还把它们汇编成了四个册子,命名为《X档案》。他把这些看成了“犁头”默默耕耘之后的收获。

  黎宏志坦言,十多年的监管生涯,听到了太多赤裸裸的故事,有猜忌、不服、背叛、无助这些负面情绪扑面而来,让他内心少不得愤懑、压抑。

  可同时,那些经历磨难之后依然顽强生活的一个个鲜活的面孔,又让他感动不已。

  在押人员对他的一次次袒露心声,让他在四面都是高墙的看守所内找到了更多的价值,有了提笔写作的冲动。

  他把这些离奇的,有趣的故事,像黄牛吃草般,全部装进肚子里,在不断地反刍中制作成文字,酿成带有免疫的玉液琼浆奉献给大家品读。

  有年少时误入歧途吸食毒品,吸取教训后没再“翻车”,安安分分地打工过日子的;有处级干部因为受贿栽跟头,甚至遭受了严重的抑郁症,最终幡然醒悟一步步的走出来的;还有一直孑然一身,缺乏情亲的杀人犯,在屡次犯案后如何“一心求死”

  最近新收的几个在押人员,主人公都与手机和出轨有关。科技给现代文明带来便利的同时,也更极致地暴露人性中不光彩的一面,黎宏志开玩笑似地感慨,“这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所有的这一些,黎宏志一点一滴采集、培育而成。一些故事的结尾,他还会编写言简意赅的剖析与感悟,用最接地气的语言和案例引发思考,警醒世人。

  看着字字句句码成的《X档案》,他希望能够让那些有犯罪意图的人看到、读到,及早悬崖勒马,回头是岸。

  在《X档案》的扉页写着黎宏志的座右铭:我是一个平凡的人,但不想过平庸的一生。

浏览次数 :
上一篇:湃西瓜-新闻频道-和讯网      下一篇:如何选择家用窗式空调器?

访客评论专区

用户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Baidu